对长亭晚

水为沧海

水为沧海


兰生病了。

大抵是很严重的病,以至于他光是躺着,仍能觉得天旋地转,大脑混沌一片,除了感知苦痛只剩毫无逻辑的胡思乱想,深吸口气便是一阵眩晕,连简单的动作都显得费力无比。

“我要死了”

兰生这样想着,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他累地不想去思考,只想沉沉地睡去,一直睡到天荒地老。

“但是那样,就是死了吧?”

阖目,沉浸在漫无边际的黑暗里,思维游离四散开去,在某个地方,像是触到了什么。


“我还不能死,要是死了,二姐和少恭…一定会伤心吧…二姐?少恭?”

兰生忽地笑了起来,或许那也不能称为笑,只是强勾着嘴角,配合着弯起眸子,看起来丑极了,一点儿也不像回琴川后那个谦和的他,干巴巴地裂嘴,胸口随呼吸起伏更甚,身体不住地颤抖着,分明没有出声,却显得撕心裂肺 。由于情绪的波动,他不可抑制地咳了起来,没有再次闭眼,视野却又是一黑。


脚步声,推门声,呼喊声。焦急无助。那是月言,兰生一下子认了出来

月言啊…他强撑起身体,轻轻地告诉她自己没事,和她说要照顾好沁儿,提醒她屋外的青梅又该熟了,库房的桐木可以趁天好晒上一晒…兰生也不知道自己在唠叨什么,说着说着,他累得不想睁眼,可却在阖眼前看见月言无声地哭了出来,掩面,几乎是夺门而出。

兰生不知道自己说的哪里不对,哪里又让月言难过了,他想,或许他,从来都是一个需要被照顾的人。


屋子里又安静了,静地不可思议,似乎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这么安静过。

刚刚那是梦吗?还是这些…都是梦?

世界,又是从什么时候起,变成这个样子的?


兰生想起来门前总是不会结果的老树,石板上青地能滴出水来的苔痕,后院杂草遮掩着的小洞。

他想起了小时候。

那个时候他的世界只有那么大,从院里的石椅到河边过河的石桥,再向里是他的家,在往外他没有去过,二姐说,过了桥便会被对面的妖怪吃掉,何况少恭的家也不在石桥对面,所以兰生也以为,世界只有那么大。


院里有一颗树,比门前的那颗要小,再不过也就五六十年,但对小小的兰生来说,已经大地足够了。那颗树的长势很好,繁茂的枝叶撑出一片绿荫,腾出一块不大不小的阴凉,大树的一边吊着个秋千,兰生记不得它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但他记得秋千能荡地很高,很高,二姐或者少恭在身后推着,一晃一晃,一会儿到了世界的最高处,但转过头,他身后也是整个世界。


和石椅配套的是风格一致的石桌,小小的兰生什么都好奇,什么都想学,少恭便用沾水的毛笔在石桌上画出棋盘,有时是楚河汉界,有时全是规规矩矩的方格,少恭说車为上将而炮次之,兰生却晃着脑袋问一会儿吃桂花糕吗?少恭说留下两个眼,棋便活了,气长者方能胜出,兰生眨着眼看看黑白的棋子,把头一扭伸手指向大树,说要坐秋千。而少恭也不气不恼,站在他身后之后,挂着浅浅的笑,一下一下轻轻推着。


兰生那时天不怕,地不怕,整个世界都在身边,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后来大树上的秋千坏了,不很粗的枝干也承受不了兰生的折腾,当兰生熟练掌握了象棋与围棋,邻居少恭也高过了二姐的时候,他对他说:“小兰,我要到外面去了”

外面,那是哪儿?石桥那边吗?可石桥那边也是一模一样的房子,而且还没有像院里那样的大树,少恭的家就在这里啊,他要去哪儿?


少恭走后的第二个年头,信便断了,他似乎消失了一样。

兰生害怕极了,他想起了少恭说过的“死”,他想如果真的那样,他就和二姐一起“死”然后就能找到少恭,这样大家还能在一起。然而,这样幼稚的想法,自然只能是想法而已。


兰生开始明白这个世界究竟是多么大,无垠大海广袤河山还有他想都想不出的奇花异草奇珍异兽,他更向往少恭的做法,想着有那么一天,能背上行囊带上配剑,潇洒地告诉二姐,他要到外面去了。


那时的兰生很不喜欢他的同学,以及私塾的先生。

他们一心想着考取功名,而先生成天希望学生能青出于蓝,金榜题名。世上分明有那么多有趣,那么多重要的事情可以做,为什么他们非要选择一件不那么重要,不那么有趣的事情?读万卷书要行万里路,人活着不就应该去尝试一些不曾做过的事,看一些不曾见过的风景?


当兰生兴致勃勃地描述着奇闻异事,分析起仙侠之道,他的同学们自然而然地投来了不屑甚是鄙夷的目光,即使每每争论时兰生总会被刁钻的问题气得连连跺脚,无言以对,但那之后他却愈发觉得,自己与他们不一样,他的未来会与他们截然不同,会比他们精彩万倍。


有时候兰生的直觉是有那么点准。

少恭走后,院里的青梅又熟了十二次,而这一次,乐开了花的兰生决定用它来煮酒,迎接远行归来的少恭。


兰生以为,少恭回来了,一切又能像从前那样,可他不知道,他的世界正要开始偏离应有的方向。


因为一个好笑的原因,兰生很不潇洒地逃离了琴川,跟着少恭,去了所谓的外面。

这一年里,他认识了很多人,去了很多地方,经历了很多事,兰生知道外面的世界很大,但现在他发现,其实世界比想象中要大地多地多。就好像琴川只是一小湾水潭,而现在才有幸目睹大海。


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明缘由地,兰生开始担心起来,恍惚间他有种感觉,少恭是永远也无法留在身边的,而且世界那么大,大到他有些害怕,他开始想琴川,想家,想二姐做的菜和院里的大树。

兰生暗自觉得,等这一切都结束后,他就马上带着少恭回琴川,那时他会娶孙小姐,会去认真学习诗书研究药理,帮少恭开一家医馆,闲时可以和少恭一起离开琴川,去桃花谷看看木头脸和晴雪,去青丘之国看看襄铃,去昆仑山找女妖怪,说不定在哪个小城还能撞见又欠了酒钱的酒鬼,再看看这个精彩广袤的世界。


然而没有什么会一直像设想的那样美好,命运偏离的轨迹之后,向着越来越远的地方滑去。

兰生再回琴川时,一切都不一样了。

少恭还是少恭,可似乎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又或许他从来没有认识过真正的少恭。


蓬莱的大殿里,兰生静静地站着,看向远处大火蔓延,星星点点,就像灯会上的花灯。

儿时的每次灯会,他总是右手拉着二姐,左手拉着少恭,带着他两一起挤开路人……

兰生想哭,但不知为何,眼里没有泛出泪花,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笑了起来。


后来,再后来呢?


兰生真的累了,他迷糊地睡了过去。

他坐在秋千上,来回晃着,头顶的树还是那么绿,那么茂盛,堪堪挡住了灼目的日光,他知道身后的人是谁,却不敢回头,怕那么一看,那个人,就不见了。


兰生再次醒来,病莫名其妙地好了。

从此他的生活一帆风顺,或者说是再无波澜,他再没离过琴川,再也没提过什么修仙什么异事,安分地不像自己。认识他的人都说,兰生变了,变得像另一个人,那是谁呢?当大家开始议论时,兰生便轻笑着扯开话题。


也许千帆竞过,潭水也能容下心中的大海。









恭兰安利√

其实这是给大伙伴的生贺,别人生日发这样的东西没被打真是太好了


恭兰恭10题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恭兰糖


恭兰恭10题


1.方家终添男丁,全府上下欢庆,张灯结彩

“还不知日后如何,未免小题大做…又何苦扰了他人清静?”欧阳家的小少爷顶着他那任谁都想掐上一把的包子脸,暗自腹诽。


2从小听着邻家大哥哥欧阳某的光荣事迹的方兰生,秉着百闻不如一见的理念蹬着他的小短腿来到欧阳府,扒着偏门就往里张望,然后愤愤地想:欧阳家分明只有一个漂亮姐姐,哪有什么大哥哥?


3.兰生怎么也想不明白,分明才长自己几岁的少恭,为何无所不知,无所不会?比起学堂夫子,哦不对,是比起他认识的所有人都要博学


4.“小兰亦是有趣,陪他玩上一会儿,却是无妨。”不明缘由地欧阳少恭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5.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样的道理从少恭口中说出来,兰生全然没有迂腐生涩之感,要是学堂有这样的先生,他一定宁死也不逃课


6.“小兰如此心善,当真想教人见识一番,若是有朝一日他知晓人性险恶,又当如何?”也许少恭并不知道,自己这样想的时候究竟是期待多一分还是羡慕胜一筹。


7.“少恭,少恭!等我长大了,一定要修道习武,然后就能保护少恭了!”刚与窗栏等高的青衣小童笑得灿烂如是说道。

阳光斜斜地渗入屋内,印上杏衣少年眉眼,撒开光晕一片。

“那便有劳小兰。”他笑温和迎上了满目期待

那一刻,兰生觉得,他的心脏,似乎…漏了一拍。


8.琴川的月色很美,连拂面的风也掺杂了些许芬芳。

少恭有时候会想,若他仅是欧阳少恭,这一世,应是好梦一场。


9.什么是幻灭的感觉?

描绘了千百遍的未来,忽然地偏离了轨迹。

思念了无数次的人儿,本不是记忆的模样。


10.时光模糊了岁月,有些东西被冲刷地淡去,比如苦痛,比如仇恨。

可为什么另一些却清晰像要刻入大脑?

和着满园春光,他缓缓走近,齐耳短发微摇。他拱手作揖,笑颜清浅美好。

踏着缤纷落英,他颔首唤道:

小兰


脑洞]你所不知道的欧阳少恭的50个秘密


1.欧阳少恭酷爱甜食,因为这是漫长的岁月中仅仅能让他感到喜悦的味道,但出于某些原因他平时有所克制。


2.欧阳少恭的厨艺精湛并不亚于兰生,尤其对糕点甜品的制作颇有心得


3.欧阳少恭对演奏所有乐器都有极高的天赋,但演唱技巧却让人不敢恭维


4.欧阳少恭同款广衫有很多件,其实他每天都有换一件



5.虽然少恭广衫是拖地的但是从不沾灰,一方面是因为材质,另一方面是因为少恭的小小洁癖让他运用了点其他人觉察不到的法术来除尘



6.欧阳少恭虽然视金钱为身为之物,但不可否认他的财富值不逊色剧情里任何一个土豪逊色



7.欧阳少恭的身材并不瘦弱属于抱起来有肉感的那一种类型



8.欧阳少恭渡魂成过女子,但出于自尊他尽量不会这样做


9.欧阳少恭觉得悭臾还是没有成为应龙的时候更让他舒心


10.欧阳少恭从来没有想到以太子长琴的身份去实践太古之约的人竟然不是自己


11.琴川是少恭除了蓬莱最喜欢的地方


12.看史书的时候少恭常常会看到自己的“前世”


13.欧阳少恭学医仅仅是因为他喜欢病人看着自己时那种充满信任而又崇敬的眼神


14.六道轮回众生平等,所以欧阳少恭并不认为畜生的性命与人有所不同


15.欧阳少恭的发质非常好而且带着一股淡淡的草药的香气


16.欧阳少恭无论在哪一世都没有过后代


17.对于巽芳的衣着打扮少恭一直是非常欣赏喜欢的,但总觉得在他人面前这样穿着有些不妥


18.在巽芳面前少恭总会不自觉地藏起自己的阴暗,他怕会伤害单纯善良的她


19.巽芳的舞蹈有一部分是少恭所教


20.在见到巽芳之前少恭并不喜欢公主和驸马这样的设定


21.对于小兰这一称呼兰生并不讨厌


22.方兰生在年逾古稀之时也时常会想起少恭,但却发现对他的恨意越来越淡


23.方兰生想为少恭学制琴,所以他在咕噜湾时只挑了块桐木


24.什么齐家治国平天下从少恭嘴里说出来,兰生就觉得不那么迂腐无聊反而别有一番道理


25.方兰生曾经真正逗笑过少恭


26.尹千殇觉得妹妹头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发型


27.自从有次少恭被千殇灌到半醉之后,他们在一起时喝的酒就一直是两个品种的了


28.第一次从书上看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样的句子时,尹千殇只想到了少恭


29.尹千殇把欧阳少恭当成家人


30.欧阳少恭只解剖分析自己认识的人的尸体


31.欧阳少恭最害怕的世界是失去记忆


32.其实欧阳少恭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所以他只能简单的将其定义为巽芳


33.欧阳少恭善于欺人但同时也善于骗己


34.欧阳少恭觉得百里屠苏的眼睛和巽芳有些相似,所以每当四目相对时他都有种无法言表的异样


35.欧阳少恭也一直觉得阿翔像芦花鸡


36.欧阳少恭希望把百里屠苏变成第二个自己,他非常憎恨但又羡慕着这样内心善良并且可以活得直指本心的人


37.与百里屠苏一起时弹琴,少恭会有种恍然隔世的错觉,想起那个故友,几分惆怅几分怨恨


38欧阳少恭不会自己动手绑发,自从蓄发之后从来都是元勿帮助梳理的,离开青玉台后他只能用法术模仿元勿的方法


39.雷炎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强大到让欧阳少恭为他臣服


40.欧阳少恭这一世的身体并不太好,所以他经常泡药浴,时间久了身上有一股挥之不去的药味


41.但他从来不食用药物,因为他认为是药三分毒


42.连欧阳少恭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否有真心对待过屠苏他们


43.欧阳少恭从来都不害怕寂寞,但却不喜欢看到其他人幸福快乐


44.欧阳少恭不在意皮相,所以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究竟有多迷人


45.欧阳少恭因为经历了太多苦难所以有能力时一定让自己过得养尊处优


46.欧阳少恭的酒量并不好


47.欧阳少恭很讨厌喝酒,即使醉酒时能让他忘记些苦痛


48.欧阳少恭对于自己的病人有区别对待,幸福美满大富大贵之人就加入特殊药材致其内伤,贫苦潦倒无依无靠之人就加入仙丹使其益寿延年,认为自己调制了世间平衡,并且乐此不倦


49.其实欧阳少恭并没有太多关于自己夺回魂魄以后的打算,他并不厌恶和大家一起的日子


50.大家都以为少恭的朋友遍天下,只有他但知道没有人能真正了解自己


一年前写的|哪里不对就凑合看好了|OOC就怪我吧|别打脸|以前贴吧发过|欢迎补充脑洞|全是衍生脑洞